衡水新聞>>衡水民生動態>>

衡水市北蘇閘村:55年村賬數“説”小康路

2021-01-01 10:43:52 來源:衡水日報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北蘇閘村牌樓。(資料圖片)

在“全國文明村”衡水市桃城區鄧莊鎮北蘇閘村,有“一本”記了55年的收支賬——1965年以來,村裏大小開支一筆不落,進出賬目分文不亂;350多卷賬冊、3萬餘份票據有些已經泛黃,但依然字跡清晰、保存完好。

冬至過後,我們來到北蘇閘,轉街巷、入農家,看賬本、聽故事,在一卷卷賬冊裏探尋小康足跡,從一組組數據中提取致富“密碼”,在鄉親們的回憶裏感受時代變遷……

1968年4月,安雙山為打井捐款80元;2016年2月,全體村民為安俊合捐款1.2萬元……

——這是一本初心賬,紅色傳承彰顯為民情懷

1963年的大水,沖走了北蘇閘村的老賬本。1965年1月,村黨支部決定重建新賬。

面對71.57元的家底兒,黨員幹部深感汗顏,遂立下率民致富的錚錚誓言。

賬本翻到1968年。從4月27日至12月19日,打機井相關款項密密麻麻記滿了一頁,各項開支合計9429.69元。其中,就有村黨支部副書記安雙山捐出的80元。

這一年,為了解決村民吃水和澆地難題,北蘇閘要在村東打一眼深機井。可是,村集體難以支付近萬元費用。

正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,安雙山率先站出來,捐出了家裏所有的積蓄。一時間,全體黨員、在外工作的本村人士紛紛響應,很快湊齊了打井款項。

隨着衡水縣城東第一眼深機井出水,北蘇閘村當年就結束了吃返銷糧的歷史,每位村民還分到20公斤小麥。

北蘇閘村榮譽牆。 常熠 攝

黨員就要為民謀幸福,在北蘇閘村有着光榮的傳統。僅抗日戰爭期間,就有村黨組織創始人蘇大凱、村第一批黨員蘇立環等17名英雄兒女,為民族解放和人民利益獻出寶貴生命。

在老一輩的影響下,北蘇閘村歷任幹部、每名黨員,都能時時處處為羣眾着想。在羣眾眼中,黨員幹部無論大事小事,都衝在前頭幹在實處。

2016年正月初一,村民安俊閤家突然失火。滅火時,他從房頂跌落摔傷了腿,家也被燒得不成樣子。村黨支部書記安永吉二話不説,就把他們一家四口接到自家住下。

“當年為了給全村人打井,雙山書記拿出全部家當。現在俊合一家受災,咱不能眼看着他遭難!”村黨支部發出號召:全村都來獻愛心,幫助安俊閤家渡難關。

“一共捐了一萬兩千多,拿到錢時俺掉了淚。”彼時情景,安俊合説一輩子都不能忘。後來,村裏出錢幫他翻修房子;清明節後,又幫他搬回新家。

在北蘇閘村,黨員幹部就是鄉親們的“主心骨”。

村“兩委”幹部輪流全天坐班,在北蘇閘已經堅持了40多年。村委會大門24小時敞開,村民有了急事難事煩心事,隨時都能進來。能解決的解決,能代辦的代辦,辦不了的,值班幹部就幫着聯繫辦理。

北蘇閘村現有65名黨員。他們就像65面旗幟,引領羣眾在小康路上闊步前行。

村黨支部佈置工作,從來都是一呼百應。年初疫情防控,安永吉大喇叭裏一喊,黨員迅速到位,羣眾緊緊跟上。沒有推諉,不談條件,一切自然而然。

1990年出生的安運生,是安雙山的孫子。作為全村最年輕的黨員,他立志做爺爺那樣的人。他説,要把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,當成一輩子的事去幹!

1965年1月,賬户結餘71.57元;2020年12月,賬户餘額1762687.77元……

——這是一本經濟賬,“先人一步”創造富裕生活

1965年1月12日,北蘇閘村的第一筆賬,是集體賬户結餘71.57元。

“現在村裏賬上‘趴’着170多萬——這變化,誰能想得到!”會計蘇秀山翻看賬本,感慨萬千。

55年的經濟發展,源自北蘇閘人“先人一步”的理念。

1972年,北蘇閘村確定“以副養農”思路,相繼建起了28個集體副業攤點。在最好的年景裏,全村固定資產達到120多萬元,年利潤超過40萬元。這些收入,有力推動了農業生產。

改革開放之初,北蘇閘村鼓勵有膽識的村民自己創業,僅橡膠經營户就超過40户。後來,北蘇閘人又把眼光放到了更廣闊的市場,把生意做到全國各地,創辦企業100餘家。

北蘇閘村蔬菜大棚資料圖片。

1988年,北蘇閘在我國北方地區率先發展第一代蔬菜大棚。共產黨員何殿華敢想敢試,靠着“人無我有、人有我優、人優我‘鮮’”的訣竅,發了特菜財。種菜種出名堂的何殿華不藏私,無償把技術教給村民,帶出了一批種菜能手。

翻看賬本,何殿華大棚佔地租金一項寫得清楚明白:3棟棚,一年3000元。可熟悉他的鄉親們都説,老何一年能掙30萬元。

何殿華説,自己能發家,全靠村裏搭建了致富平台。

2009年,村黨支部調出最好的地塊,建起100多畝温室大棚。村裏還籌資70多萬元進行配套建設,為村民種棚創造了良好條件。

目前,全村温室大棚共有447棟,村裏還種植速生林1800畝、優質山楂1200畝,實現了“户均一個棚、人均一畝林”。

2019年12月的賬本上,人均17865元的收入,凸顯了這個“衡水市經濟發展百強村”的成色。

從發展工副業到興辦民營企業,從率先種植蔬菜到栽種經濟林木,北蘇閘村總能抓住機遇搶先“一個身位”。

作為全市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試點,北蘇閘村“兩委”決定,下一步要把文旅產業放在優先發展位置,為鄉親們開闢新的致富門路。

1968年10月,漿糊一瓶,支出0.22元;2014年7月,建閘文化館,支出25萬元……

——這是一本民主賬,“閘起閘落”見證鄉村善治

翻看不同時期的賬本,既有0.22元買漿糊這樣的小賬,也有25萬元建閘文化館的大額支出。在北蘇閘村,只要集體動錢,必須登記在冊,張榜公佈,全程“曝光”。

1965年,安雙山在一次班子會上提出,要建一道“閘”:完善財務制度,管住收支出入,贏得村民信任。

隨後,村級財務集體審批的“四方聯籤”制度出台:每筆賬,必須由經辦人、會計、理財小組成員、村主任四方共同簽字後,方可入賬報銷。

這項制度,堅持至今。在今年的安樂秧歌非遺傳承基地建設開支中,蘇蘭福、蘇秀山、蘇孝民、安永吉四人代表四方簽字後,村裏才把這筆支出報給鎮政府。

該花的錢“提閘”通過,不該花的錢“落閘”關閉。這一習慣,已經滲入北蘇閘人的骨髓。

歷經數十年積澱,財務制度的“閘理念”,生髮出了以“強化規矩意識,守住思想、行為、作風總開關”為本質內涵的“閘文化”。2014年,北蘇閘村“閘文化展覽館”正式落成。

頂天立地的“閘”字櫃。(資料圖片)

走進展覽館,最顯眼處頂天立地的“閘”字櫃裏,裝滿了北蘇閘村歷年的賬冊、會議記錄和文書檔案。“閘”字櫃下面的四方基石,象徵着北蘇閘的全體村民。

“基石堅強,才能‘閘’字不倒。”安永吉説,“只有依靠羣眾,讓民做主,北蘇閘才能走得更穩更遠。”

2011年3月,村東4台水泵需要更換。村幹部想少花錢多辦事。村民蘇長青認為,先説用得住,再説錢多少。村民代表開會,選擇了價高質優、每台8700元的天津甘泉牌深水泵。

2016年農村面貌改造提升,村裏廣泛聽取羣眾意見。11個項目嚴格走程序,接受羣眾監督,做成了“陽光工程”“優質工程”。

2017年,新農合個人繳費標準提高。如果仍由村集體承擔個人部分,當年就得需要20萬元。村民會議最終決定:減輕村裏負擔,個人應繳費用由個人承擔。

村“兩委”充分尊重民意,鄉村治理水平不斷提升——

人人爭做主人翁,把村事當成家事;處處循規守矩,依法確定行止;講責任講奉獻,民心齊村風正……

如今的北蘇閘村,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”融合,全村和和美美的善治氛圍已然形成。

1988年4月,買紅布、銅鑼,支出43.44元;2020年11月,建安樂秧歌基地,支出27800元……

——這是一本文化賬,安樂秧歌“扭”出文化自信

時值一九,天氣寒冷。村黨支部委員蘇蘭福帶着幾個村民,把裝裱好的剪紙作品搬進安樂秧歌傳承基地展室。盯着惟妙惟肖的安樂秧歌人形剪紙,大家都覺得稀罕。

“福哥,咱這展室花了不少錢吧?”“兩萬七千八,已經上賬啦!”蘇蘭福抹了一把腦門上的汗,“這兩萬多,幹了不止30萬的事兒哩!”

有着300多年曆史的安樂秧歌,是北蘇閘羣眾在生產生活中自創的民間娛樂方式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蘇蘭福的父親蘇西仁,重組北蘇閘安樂秧歌隊,傳承創新這門藝術,使其走向全省全國。2009年,安樂秧歌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蘇蘭福説:“俺爹在世時,花40多塊錢買紅布、銅鑼給秧歌隊當行頭,大家就覺得不錯。可走出去以後,才發現了差距。”

事事爭先的北蘇閘人,開始重視對安樂秧歌的投入:只要市裏舉辦花會表演,村裏就派隊參加,年年添置新行頭。2011年2月,村裏還出資1600元,選派安雙石、劉福才到外地學習取經。

安樂秧歌隊參加衡水市花會表演。(資料圖片)

安樂秧歌如何進一步發揚光大?今年7月8日,北蘇閘村黨支部決定:建設傳承基地,規範舞蹈動作,培養青年骨幹,以安樂秧歌為媒,引進更多非遺項目。

不到半年,安樂秧歌傳承基地已經成型。祕青亞、劉現輝、崔鵬舉等藝術家,送來價值30多萬元、具有安樂秧歌元素的剪紙、雕塑、民俗畫,無償在此展出,吸引了更多遊客進村參觀。

北蘇閘人重視文化,善於在生產生活中歸納總結,賦予了安樂秧歌強大的生命力。

“上到九十九,下到剛會走,人人都會扭一扭”。鼓點一響,鄉親們聚在一起扭上一段,拉近了彼此距離,和諧了鄰里關係,激發出了北蘇閘人的精氣神。

2014年春天,安樂秧歌還“扭”進了高校。在衡水學院音樂學院,安樂秧歌被列為選修課。傳承人安雙石登台授課,來自天南海北的大學生,把安樂秧歌帶到了全國各地。

如今的北蘇閘村,以安樂秧歌傳承基地為中心,廣泛吸納各種生產要素,積極打造文旅農產業,力爭產出更多的社會效益、經濟效益。

2011年11月,改水工程,支出1932364.6元;2020年6月,種樹機械費,支出13900元……

——這是一本生態賬,林環水繞扮靚宜居家園

迎着冬日陽光,出門遛彎的安廣春感覺神清氣爽:村莊整潔,街道寬闊,樹木挺立,屋舍儼然。“住在北蘇閘,心裏真敞亮!”

2016年,安廣春從市區退休回村。他在老宅基上翻蓋了三室兩廳一廚兩衞的新房。“村裏環境好,交通還方便,廚房用的是天然氣,洗手間裏是坐便馬桶,比住城裏樓房舒服多啦!”

不用看賬本,蘇秀山就能説出一串見證北蘇閘村生態環境改善的數字。“2011年,村裏改水支出190多萬;今年6月,種樹動用機械花了不到一萬四……像這樣的投入,還有很多很多。”

2012年,北蘇閘村總投資240萬元的上下水改造工程完成。村民喝上了全天24小時供應的自來水。村裏鋪設了污水管道,各户也接了下水管,絕大多數用上了水衝式廁所。

2013年,村裏投入350萬元硬化街巷路面,栽種樹木花草,實現了三季有花、四季常綠。

2014年,北蘇閘村利用上級58.3萬元資金,在桃城區率先安裝了污水處理設備,實現了污水循環利用。他們順勢把河道、坑塘、溝渠連通,打造出“水網相通、人水相親”的環村水系。

2016年,村裏投資6萬元建起12個垃圾池,安排專人每天清掃保潔,讓環境治理成為常態。

2017年,北蘇閘村在全鎮率先完成煤改氣,家家户户用上了綠色環保能源。村裏每年出資13750元,為每户購買了燃氣安全險。

……

富起來的北蘇閘人,正一步步打造自己的“綠水青山”:在京工作的蘇保國,專程回家拆除危房,騰出的宅基被改造成綠地;在衡水居住的安鳳恩,為提升村莊面貌,回家將自己沿街的舊房重新翻建;村中心坑塘整治涉及7户15處建築,一天之內村民全部自行清除完畢……北蘇閘人用實際行動,為打造生態家園貢獻着自己的力量。

美麗的北蘇閘村一景。(資料圖片)

走進林環水繞的北蘇閘,就像走進了一幅美麗的畫卷。便利舒適的條件,生態宜居的環境,吸引了在北京、廣州、武漢等地生活的北蘇閘人返鄉定居。

生態賬也是發展賬,連着子孫後代,通向美好未來。

目前,衡水市正在推進鄉村振興示範區建設,北蘇閘村是全市試點。在今後發展規劃上,村“兩委”思路清晰:擴大節水山楂種植面積,補栽樹苗搞好綠化工程,加快轉換利用長江水,積極打造集農業、觀光、休閒、體驗於一體的田園綜合體……

小康路上弦歌不輟,五十五年曆久彌新。

“55年村賬,體現了北蘇閘黨員幹部的堅守,展現了廣大羣眾對幸福生活的追求。”鄧莊鎮黨委書記韓新民説,“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,優先發展農業農村,全面推進鄉村振興。圍繞這個目標,北蘇閘的村賬會一直記下去,北蘇閘的動人故事也會一直講下去!”(記者張洪寧、常熠、賈冽)

來源:衡水日報
責任編輯:郭宏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